一千年前的导尿术:尿管尖端开多孔

2014-12-05 14:03 来源:丁香园 作者:吴飏
字体大小
- | +

不同文明科学家的理论与实践造就了导尿管。波斯医生在医学史上地位极高,他们的手稿中早就描述了导尿管及用法。尽管包括许多名著在内的文献已毁,但各种治疗泌尿系疾病的方法却流传至今。这些方法都曾写于伊斯兰黄金时代的波斯医学教科书中,导尿术就是其中之一。

导尿术诞生于于公元8~13世纪的伊斯兰文明黄金时代,并经波斯和伊斯兰的科学家不断改进。公元7~8世纪伊斯兰文明兴起后,许多波斯的穆斯林医生,如拉齐斯(865~925)、阿里·阿巴斯(949~982)、阿维森纳(980~1037)等,搜集翻译了包括泌尿器学和导尿术在内的许多著名医学文稿。早在十个世纪前,这些伊朗古泌尿科学的先驱们就详尽介绍了导尿术。

伊本·西纳(980~1037),欧洲人称之为“阿维森纳”,是伊斯兰黄金时代的伟大博学家、自然科学家和医学家,著有超过400篇论文,内容涉及自然科学和医学等多个方面。阿维森纳的巨著《医典》,不仅在当时被奉为经典,且随后数世纪,其地位也不曾受到挑战。

阿维森纳在《医典》中提出,导尿管可作为某些特殊膀胱和泌尿道疾病的治疗选择。书中还讲述了导尿管的详细使用方法及其改造,这些都对现代泌尿科学影响深远。
阿维森纳(公元980~1037)

《医典》中的导尿管

在《医典》第三本第19部分,阿维森纳用两章的篇幅讲述了泌尿系统,包括膀胱结构,尿液性状,以及相关疾病。在第二章节,他讲述了尿潴留并提出可能的病因:“异常冷漠性情、膀胱炎症、外因所致的膀胱温度改变、膀胱损伤、每日排尿次数少、膀胱括约肌损伤、膀胱颈和尿道括约肌损伤以及某些尿液性状改变。”

随后又提出了治疗方法:“萝卜水、山芹、andaran(伊斯兰语,一种矿物盐)、沙漠胡萝卜籽、葡萄、洋茜、豆蔻等。”他还说:“若在阴茎上抹洋葱或者大蒜,可使尿流通畅。”这些草本植物的功效有待临床试验证明。

最后他宣称:“若患者尿潴留而其他方法治疗无效,则需插尿管(Qasatir)改善症状。”在尝试了许多治疗尿潴留的方法失败后,阿维森纳发明了一种称为“Qasatir”(与“导尿管”同义)的器械。

如今,膀胱导尿术应用广泛,适应症为:缓解药物治疗无效的急性或慢性尿潴留,膀胱梗阻,神经源性膀胱功能障碍,下尿路手术,急性肾衰竭的补液,尿失禁,尿中含颗粒物排出(如脓性物质排出),诊断性或治疗性药物的注入等。而阿维森纳应用导尿管治疗膀胱尿潴留的方法,甚至可与现代导尿术相媲美。22.jpg
《医典》第三本

下面将对《医典》中“Qasatir”与现代泌尿科学名著如《坎贝尔泌尿外科学》中的导尿管进行比较。阿维森纳从组成、物理性质以及使用方法三方面讲述了“Qasatir”。

1、  组成

阿维森纳认为,制作尿管最佳材料是动物身上最柔软的皮,如海洋动物皮或者经鞣酸处理过的常见动物皮。导尿管尖端需由锡或铅制成,若锡过软,可掺入玻璃液或白铁矿,亦可在铸型时多次融化锡并加入雄性山羊血,使其变硬……”

1779年,法国宝石匠、金匠贝尔纳德制成了第一根柔韧且有弹性的导尿管。1853年,科学家用橡胶和梭织布制成了更先进的气囊式导尿管。而乳胶的现代导尿管,则是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由Frederick B. Foley制成。

尽管现代导尿管所用的高分子合成材料有一定生物相容性,但大多有副作用且长期使用对人体有害,而天然来源的生物材料却有明显的生物相容性。生物相容性和柔软性对于导尿管尤为重要,阿维森纳的“Qasatir”则两者兼备。

他还补充道:“尿管上段亦可由银或其他矿物制成。”虽然镀银合金用于医学仪器仍有争议,但如今许多体外和体内实验均已证明银的生物相容性和抗菌性。该抗菌性尤其体现在对抗泌尿道细菌感染。而阿维森纳早在十个世纪前就发现了银的这些特性。

2、  物理性质

导尿管阻塞和结垢是常见问题,这不仅困扰着患者和医务人员,也浪费了大量资源和时间。为解决堵塞(如膀胱内血液凝块等)和结垢(如组织碎片或细菌生物被膜产生的矿物盐等)的问题,阿维森纳提出了在尖端开多孔的方法。他说:“导尿管尖端需硬、圆且多孔。若某些孔被粘稠血液或结石堵住,剩余孔仍能用于注药或排尿。这样就不必每次尿管堵塞都拔出清洗。”

阿维森纳的“Qasatir”的结构与两种现代导尿管相似:第一种是Nelaton导尿管,其圆形封闭尖端用于无创插入,两边各有一孔用于排尿。第二种是Couvelaire导尿管,用于膀胱出血或手术治疗。Couvelaire导尿管有一个笛口样尖端,在末端有一个排尿孔并于另一端有两个大孔用于最大排尿和灌注,可快速移除血块或组织碎片以及药物注入。

这两种导尿管均用于短期膀胱导尿且少有阻塞发生。在中世纪,导尿管的结垢是泌尿外科的主要问题之一,阿维森纳大胆地使用有多个孔的导管来防止阻塞。这一创新性的发明一直被其后几个世纪的泌尿外科医师使用,可见,阿维森纳的令人惊羡且值得敬佩。

3、  使用方法

(1)“导尿管的直径和长度需与尿道相匹配”
“医生需要推送导尿管直到通过尿道全长,其直径和长度需与尿道相匹配。”现代导尿管有多种型号和尺寸,用法兰西标度F或Charrière计量(1F或1CH=0.33mm)。与阿维森纳的理念相似,现在也普遍认为,医生需选择合适导尿管以避免粘膜损伤、感染或因疤痕组织形成的狭窄。

(2)插管体位
为简化插管,阿维森纳还提出了一种特殊体位。他说:“患者取截石位而非坐位,助手从背后扶患者,并使其双膝分开、抬高且超过患者鼻子,随后将导尿管插入。”从现代导尿术的观点看,阿维森纳提出的体位既科学又简易。如今,患者需取合适高度的仰卧位以便插管。至于女性患者,则需取蛙式体位(膝盖屈曲,双腿分开,脚平放在床上)更合适。

(3)“插管需耐心且慢”
他还建议插管需耐心且慢,以避免形成溃疡和损伤尿道:“插管前需让患者坐于患有弛缓药的温水中,并在导尿管、尿道和膀胱处涂抹软膏。”这些与如今无菌、润滑的导尿方式以及用于减少插管损伤和患者不适的麻醉凝胶有异曲同工之妙。

(4)插管禁忌症
他强调:“当有泌尿道或膀胱炎症‘Varam’时,禁忌插管,因其可使肿胀和疼痛加剧。”

(5)吸引用途
阿维森纳还开发了导尿管的第二种用途——吸引器,类似于如今的膀胱内容物排空。他说:“如果尿管可用于排尿,那也可用于吸出阻碍尿流的物质。”

(6)膀胱注药
阿维森纳还首次将尿管用于将药物注入膀胱:“若想将药物放入膀胱某处时,可用小袋子(如小动物膀胱)贴于导尿管尖端旁,并将药物注入袋中,以便输入膀胱。”这是泌尿科学史上将药物注入膀胱的早期实践。

(7)检测结石
阿维森纳认为,“Qasatir”的另一个用途是检测泌尿系结石(位于膀胱或尿道)“通过尿管可以确定梗阻时候由水肿引起。若为水肿,尿管中会有血流出;若为结石,尿管则不能通过……结石位于膀胱并引起尿潴留,可通过症状来确定。当尿管遇到坚硬物体,可猜测为结石。

结论

尿管尖端开多个孔,使用尿管将药物送至膀胱,将导尿管用于吸引等,都是阿维森纳“Qasatir”的精妙构想,与现代导尿管极其相似。可以说,阿维森纳对导尿管的精确描述在泌尿外科史上是空前的,为导尿管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也推动了现代泌尿科学的发展。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吴飏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