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道成形术后想早点拔除尿管,到底多久为宜?

2018-04-18 18:11 来源:丁香园 作者:柒耳猕猴
字体大小
- | +

尿道成形术是治疗尿道狭窄的常见术式,可采用单纯地尿道吻合术或者利用游离移植物(如口腔黏膜)进行尿道成形术,具体的术式根据狭窄情况而定。既往的临床经验认为,不管哪种术式,术后都需要常规留置尿管 2~3 周。

原因很简单,如果不留置尿管,尿外渗到周围组织会影响伤口愈合。此外,如果采用口腔粘膜等游离移植物进行尿道成型,留置尿管会促进移植物扩张并且紧密地贴在尿道上。但术后尿管的留置时间一直都存在争议。

留置导尿并非越久越好

由于男性尿道较长,留置导尿是一件很痛苦的经历,会引起患者极大的不适;尿管作为异物留置时间过长还容易出现泌尿系感染;此外,长期留置尿管诱发的尿道炎症甚至会导致术后再次出现尿道狭窄。因此,如果临床可行,减少留置尿管的时间是个很有意义的尝试,也符合加速康复外科的理念。

由于尿路上皮粘膜有很强的再生能力,可以快速愈合,人们尝试缩短前列腺根治术后的留置导尿时间并获得了满意的效果,前列腺根治术后的留置导尿时间已经大幅缩短。有鉴于此,一些研究试图评估是否可以在尿道成形术后早期拔除尿管。

尿道成形术后早期拔除尿管的初步尝试

2005 年,一项小型的研究初步探讨了尿道成形术后早期拔除尿管的效果。在该研究中,12 例接受尿道吻合术的患者在术后 3 天拔除尿管,5 例采用口腔粘膜进行尿道成形术的患者术后 7 天拔除尿管。拔除尿管后进行排泄性膀胱尿道造影检查发现,2 例尿道吻合术的患者出现尿外渗,需再次留置尿管;而 5 例采用口腔粘膜进行尿道成形术的患者均无尿外渗。该研究结果提示早期拔除尿管是可行的。但遗憾地是,该研究团队未进行更进一步的大规模研究。

拔除尿管时间与尿外渗发生率

临床医生担心过早地拔除尿管会增加尿外渗的风险,印度的一项研究发现,28 例行尿道吻合术的患者在术后 14 天时行排泄性膀胱尿道造影检查,18 例(64.3%)患者出现尿外渗,因此仍需留置尿管 1 周。该研究也是文献报道中尿外渗发生率最高的研究,可能和该人群的狭窄情况和印度的手术技术有一定关系。

2017 年,一项较大样本量的单中心研究对比了尿道成形术后早期拔除尿管和晚拔除尿管的尿外渗发生率。该研究并未进行随机对照设计,而是根据该中心不同术者的经验和习惯决定拔除尿管的时间。第 1 组患者共 86 例,尿道狭窄段平均为 2 cm,术后 8~10 天时拔除尿管(组 1),第 2 组患者共 133 例,该组患者的尿道狭窄段平均为 4 cm,且情况更复杂,因此术后 ≥ 10 天时拔除尿管(大多数情况下 2 周拔除)。

两组患者拔除尿管前均常规行排泄性膀胱尿道造影。结果发现,共 14 例(6.4%)患者出现尿外渗,其中第 1 组患者中,3 例患者出现尿外渗;而第二组患者中,11 例患者出现尿外渗。在 14 例出现尿外渗的患者中,10 例患者出现伤口愈合不良。因此,该研究认为,在尿道成形术后第 8 天可常规进行排泄性膀胱尿道造影,大多数的患者不会出现尿外渗,可以安全拔除尿管。

迄今为止,关于尿道成形术后尿管拔除时间的文献中涉及的最大样本量的研究共纳入了 407 例患者,所有患者均接受球部尿道成形术。手术后 18 天时行排泄性膀胱尿道造影,结果发现,5.12% 的患者出现尿外渗,而 1 周后再次复查排泄性膀胱尿道造影时,仅有 1% 的患者出现尿外渗,因此该研究建议常规留置尿管 3 周,且拔尿管时无需行排泄性膀胱尿道造影检查。尽管该研究纳入样本量较大,但该研究忽视了留置尿管时间过长带来的弊端和并发症。

总结

不同的中心采用的技术和经验可能不尽相同,因此,尿道成形术后拔除尿管的时间也各不相同,文献中报道的留置导尿时间主要是 1~3 周。综合以上研究,对于不复杂的病例,尿道成形术后早期拔除尿管是安全有效的。

参考文献

1. Granieri MA, Webster GD, Peterson AC. Extravasation on postoperative pericatheter retrograde urethrogram after bulbar urethroplasty: time to pull the RUG out? Eur Urol Suppl. 2015; 14: e1066.

2. Poelaert F, Oosterlinck W, Spinoit AF, et al. Duration of urethral catheterization after urethroplasty: how long is enough? Minerva Urol Nefrol. 2017; 69(4):372-376. 

3.Tritschler S, Fullhase C, Stief C, et al. Management of urethral strictures: practical guidelines. Urologe A. 2013; 52:677-81.

4. Aldaqadossi H, El Gamal S, El-Nadey M, et al. Dorsal onlay (Barbagli technique) versus dorsal inlay (Asopa technique) buccal mucosal graft urethroplasty for anterior urethral stricture: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y. Int J Urol 2014; 21:185-8.

5. Granieri MA, Webster GD, Peterson AC. The evolution of urethroplasty for bulbar urethral stricture disease: lessons learned from a single center experience. J Urol 2014; 192:1468-72.

6. Kuo TL, Venugopal S, Inman RD, et al. Surgical tips and tricks during urethroplasty for bulbar urethral strictures focusing on accurate localisation of the stricture: results from a tertiary center. Eur Urol. 2015; 67: 764-70.

7. Martinez-Pineiro L, Djakovic N, Plas E, et al. EAU Guidelines on Urethral Trauma. Eur Urol. 2010; 57:791-803.

8. Al-Qudah HS, Cavalcanti AG, Santucci RA. Early catheter removal after anterior anastomotic (3 days) and ventral buccal mucosal onlay (7 days) urethroplasty. Int Braz J Urol. 2005; 31:459-63.

编辑: 杨洁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